都市恐怖病:功夫

  那年,我十三岁,一个不吉利的年纪。
  那年,张雨生还没死,王杰正红,方季惟还是军中最佳情人,他们的歌整天挂在我的房间里。
  那年,我遇见了他。
  那年,功夫。
  我这个人蛮枯燥的,至少在朋友的眼中,我是个没有特色,中规中矩的国一生。
  国一没什么功课压力,没什么值得烦恼的事,我在放学后的重大消遣,就是到书店站着看书。
  站着看书,不代表我没钱买书,事实上我家是间纺织代工公司,在80年代末期还算个挺赚钱的行业,但是我根本就不想回到没有生气的家里。
  当我爸的猪朋狗友霸占我家的客厅,把我家当酒家乱声呼喝时,我都会溜到书店看小说,一站,常常就是两个小时。
  我看小说的品味也很平凡,不是金庸就是古龙,他们笔下的武侠世界深深吸引了我,一个拿着剑就可以痛杀坏蛋的简单世界,比我家可爱多了。
  那一天黄昏,我依旧靠在沉重高大的书柜旁,翻阅着金庸的鹿鼎记,看韦小宝怎么跟白痴俄国佬签尼布楚条约。
  鹿鼎记要是看完了,金庸的武侠小说我就全看过了。
  “要不要看这本?”
  我抬起头来,发现一个老头正在旁边看着我,手里还拿着一本书。
  是笑傲江湖,我早看过了。
  “谢谢,那套我都看过了。”我微笑道,随即又回到书里的世界。
  但我隐隐发觉,老人的身影仍旧伫立在我身旁,一双眼睛看得我发麻。
  “那这本呢?很好看喔!”又是老人的声音。
  我只好抬起头来,看看老人手中的书,嗯,是侠客行。
  “那本我也看过了,谢谢。”我彬彬有礼地说。
  这次我稍微注意到老人的样子。
  老人的年纪我看不太出来,因为我分辨年龄的能力一直很差,不过他肯定是个老人,他穿着破旧的绿色唐装,脸上的污垢跟不明分泌物质掩盖了表达岁月的皱纹,但苍老还是不免从酸酸的臭气中流露出来。
  我有点怀疑,这老人是不是店家请来的临时帮手,暗示我不要整天杵在店里看白书?这样一想,心中有些不好意思。
  我开始犹疑是否要马上离开,却又怕……万一这老人只是热心向我推荐书籍,我这一走岂不是让他难堪?
  我的个性一向善良胆小,予他人难堪的事我是绝不做的,大家都说我怕事,也有人说我好欺负,所以我拿著书,心中却盘算着何时离开,该不该离开。
  “这本呢?精彩喔!”老人又拿着一本武侠小说在我面前乱晃,我窘迫地看着那本书,是古龙的流星蝴蝶剑,坦白说,那套略嫌枯燥了些。
  “那套我也看过了,真是不好意思。”我看着热心的老人,心中微感抱歉。
  或许我应该假装没看过,顺着他的意思翻一翻吧?
  但老人没有丝毫气馁之意,反而有些赞许之意。
  “年纪轻轻就涉猎不少啊!那这本呢?”老人从书柜上抄起一本蜀山剑侠传,期待着我的答案。
  啊,这套我的确是没看过,因为蜀山剑侠传实在是太长了!长到我完全不清楚它有几本?七十本?八十本?还珠楼主婆婆妈妈的长篇写法,我一向敬谢不敏。
  “嗯,这套我没看过,我看完鹿鼎记以后一定会看。”我诚恳地说。
  不料这老人眼睛闪耀着异光,扬声笑道:“很好很好!小小年纪就知道去芜存菁,分优辨劣!这蜀山狗屎传满篇胡言乱语!什么剑仙血魔!什么山精什么湖怪!看了大失元神,不看也罢啊!”语毕,竟将手中的蜀山剑侠传从中撕裂,双手一扬,断裂的纸片在书店内化作翩翩纸蝶。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因此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文章中的任何观点负责,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只用于提供信息阅读,无任何商业用途。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文章、内容、图片、音频、视频)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811500808@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维护您的正当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