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论文揭秘魔术怎样骗大脑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09083017094828.jpg>潘恩和泰勒是一对绝妙搭档,他们在拉斯韦加斯演出开始时的绝活之一,是由沉默寡言的矮个子泰勒出演的点烟魔术。他在舞台上一边悠闲地踱步一边点着了一支香烟,吸了一口,随手将其丢在地板上,并将烟踩灭,然后,他又从西服口袋里取出另一支香烟点着。 这里面并没有魔术,是不是?――但是,当泰勒转过身,观众看到他身体的另一侧,他再做一套相同的动作,这一次观众看到了,他刚刚做的大部分动作,其实只是精心编制的假象。泰勒并没有踩灭第一支香烟,而是将烟放到了手心里,然后再将香烟插到一只耳朵里;而所谓第二支香烟,只是一只铅笔头儿。放在铅笔头儿上的也不是打火机,而是一个手电筒。可是,这种幻象被魔术师演绎得如此完美,以至于当泰勒告诉你它的真相时,你仍难以相信,会感觉魔术的每一步看起来都那么逼真。 [b]魔术师发表论文 [/b]魔术的诀窍正是所谓的看似简单。而且关键的一点是,即使是抽烟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经过仔细检查,也可以分解成真抽烟和幻象。“人们想当然地认为那是真的,”对于泰勒来说,魔术不仅仅是娱乐。他希望用自己的魔术,揭开人们日常感觉的假象,使人们意识到真实和“准真实”之间的不同――世界太大了,刺激无处不在,人的大脑并不能观察到一切。因此,大脑会采取快捷的方式,用相对简单的算法按照事物被推测的样子构建出一幅逼真的图像。魔法师正是巧妙利用这些规则的人。“你每表演一个魔术,实际上都是在运用实验心理学。” 现在,这一工作性的实验发生了学术转型。几年前,泰勒参加了一个由美国巴罗神经学研究所研究人员斯蒂芬?麦克尼克与苏珊娜?马丁内斯-康德招募的魔术师和幻象师同行团队,共同研究魔术的神经科学。去年夏天,他们终于在《自然评论?神经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叫做“舞台魔术的注意力和意识”的文章,介绍他们的研究。泰勒是该文的合作作者之一。此文的发表在某些研究人员称之为魔术学的领域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它把对舞台魔术的认识挖掘到了大脑的功能层面。 这篇论文的第一作者麦克尼克说:“戏法成功是因为只有魔术师知道,我们是如何在直觉水平上观察世界的。就算知道会上当,我们还是看不出所以然,这就说明魔术师是在一个很深的层面上蒙骗了我们的心智。”通过对这些骗术的逆向重建,麦克尼克希望能够照亮人们的精神漏洞,正是这些漏洞使得我们会看到一个女人被锯成两截,或一只兔子出现在稀薄的空气中。马丁内斯?康德说:“早在科学家确定这种认知幻象之前,魔术师就已经在利用它们了。 [b]揭秘了,你还是不明白 [/b]潘恩和泰勒最初一起出道是在1975年,在费城街头和文艺复兴节上演出。一次为了打发晚餐的多余时间,泰勒当众练上了他自己版本的杯与球魔术,杯和球是一个古罗马魔术师的经典魔术,涉及一系列的“消失”和“互换”,球会在倒扣的杯子下出现或消失。泰勒当时并没有带任何道具,所以他用的是揉皱的餐巾及水杯。 泰勒说:“眼睛可以看到运动,但思维却无法理解这些运动。”虽然他告诉了人们这个戏法的秘密,观众还是会被“欺骗”,因为人的感觉仍然跟不上幻觉。 最终,潘恩和泰勒版的杯与球终于上演了,他们的节目大受欢迎。但魔术界的反应却是暴怒,甚至是暴力威胁,因为魔术界的基本规则是“不要告诉人们戏法是怎么变的”,而潘恩和泰勒揭露了一个古老的秘密!两个自命艺术家的滑稽表演人破坏了魔术的神秘性。 这番批评引起了媒体的注意,却使得人们更想看到潘恩和泰勒。不久,他们在莱特曼节目中(美国著名电视节目)表演了杯和球。这一魔术成了他们第一场在百老汇表演的标志性节目。他们的魔术不是一般的骗人把戏,他们用透明的杯子迫使观众对抗幻象的真实来源――自己大脑硬件的限制。 潘恩和泰勒的其他一些节目为感觉研究带来了更直接的线索。在牛仔魔术里,一名观众拿到一台摄像机,潘恩说,他要让一头塑料小牛在他手上消失,他请这名观众代表来拍摄小牛消失的录像,然后投影到大屏幕给剧院里其他观众观看。结果,这名观众虽然一直将镜头锁定在潘恩让人眼花缭乱的手势和根本不可能消失的小牛上,并在取景器里仔细查看,却依然没有看出奥妙。 “这个魔术的想法直接来自科学,”泰勒说,“我们向人们展示,他们观察事物的能力是多么糟糕。”这一现象叫做“变化盲视”,最初来自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他于2007年记录了一种简单的纸牌魔术,一幅纸牌的背面被奇迹般地从蓝色变成了红色。过程中,怀斯曼的衬衫、他助手的衬衫、桌布和背景幕全都变色了。但绝大多数观众看的是纸牌魔术解密而错过了其他变化。当聚光灯照在在物品上的时候,我们会对光束之外的明显变化视而不见。而魔术师所做的,从本质上讲,就是误导,在正确的时间将聚光灯移到正确的地方。 [b]魔术师的房子 [/b]在拉斯韦加斯山麓,泰勒设计了自己的房子,他总是很高兴地带首次造访的客人四处参观。他指着走廊上的一个窗口开始带客人游览,通过这个窗口可以看到下面美丽城市的霓虹灯夜景。 可是,如果你沿着走廊走过去,就快走到头之前,你会撞到一面玻璃墙。原来,这个“窗户”实际上是一个反射影像;走廊的两端是一个角度精确的镜子门。泰勒说:“你没有看到幻象是因为你根本没想到它的存在。你总是会假定我没有骗你,这个走廊是个正常的走廊,而在撞墙之前,这些假定好像都很成立。” 这个假窗户只是一个开始,在这所房子里,还有一个实际上是一扇门的书架,这里的灯泡似乎可以神奇地改变颜色,还有一尊神奇的铜质熊雕像会说出你在想什么牌,他的客人,包括同行魔术师也常常对此设计百思不得其解。“我曾经请安吉尔(美国魔术师)来过,他也猜不到熊的魔术是怎么变的。”泰勒说,“魔术表演是一种竞争,观众正在试着合计你的戏法,他们没有停止自己的怀疑――他们正在打算揭露你的诈术。”正是这个原因让魔术如此之难:就算是观众知道将被欺骗,魔术师也必须将谎言兜售给他们,这样一来,只有把幻象做得比真的更真才行,不然就不存在魔术了。 《自然评论?神经学》的文章列出了现代魔术的9大基本“魔术效应”,从消失,复原到心灵遥感和超感官知觉(ESP)。虽然这些基本技巧已经被演绎得无穷无尽:你可以“复原”一根割断的绳子,一个被锯成两半的助手,一张被撕碎的纸,每一个效应都依赖于特定的感知现象。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揭开一个魔术的“秘密”经常让人灰心丧气。在大多数情况下,秘密就是我们很容易上当,我们的大脑充满了盲点。 [b]神偷的鬼蜮伎俩 [/b]论文的另外一位合作作者、传奇神偷魔术师阿波罗?罗宾斯所用的技法也是麦克尼克和马丁内斯-康德的研究对象,当研究人员询问他的绝招――他如何能在一个人知道要被扒的时候偷走他的钱包时,他们听到了令人惊奇的答案:罗宾斯回答说,只有当他腾出一只手做弧形运动时,魔术才能成功,做直线运动就不行。根据这位神偷的说法,这些弧线在几毫秒内分散了“受害者”眼睛的注意力,这些时间足够他用另外一只手拿走他们的财物。 起初,科学家们无法解释这一现象。为什么弧线会让人们把目光从正确的地方移开呢?但是随后,他们开始思考人类眼睛的扫视,这种眼睛的快速间歇性移动,是在视野内盯住一点然后再盯住另一点,它可以抢先有意识地决定从哪里变换凝视的目光,扫视属于人体产生的最快运动,这就是为什么神偷轻易得手的原因:眼睛实际上比手更快。“这是科学家以前从未考虑过的想法,”麦克尼克说,“当人们看到一只手以直线移动时,会自觉地寻找终点,这被称作追逐系统;而当一只手以半圆形移动时,人们的扫视似乎会短路,弧形并没有告诉眼睛这只手会移动到哪里,所以,人们就盯着看这只手,而没能注意到神偷的另外一只手已经钻进了他们的口袋。麦克尼克说:“神偷找到了我们感觉运动的弱点,他给我们的眼睛看弧线,这样就可以另外拿走东西。” 迄今为止,一直是魔术师们在教导着科学家,除了上面所说的牛仔魔术,科学家却一直没有给出多少回报。泰勒已经花了足够的时间和研究人员一起思考,也许,舞台魔术新种类产生的关键,正是在实验室中揭示人类感知的漏洞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因此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文章中的任何观点负责,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只用于提供信息阅读,无任何商业用途。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文章、内容、图片、音频、视频)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811500808@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维护您的正当权益!